留 言 板

 

《古今笑史·怪诞部》       〖倪云林事〗
   



 


倪云林,名瓒,元镇其字也。性好洁,文房拾物,两童轮转拂尘,须臾弗停。庭前有树,旦夕汲水揩洗,竟至槁死。尝留友人宿斋中,虑有污损,夜三四起潜听焉。微闻嗽声,大恶之。凌晨令童索啖痕,不得,童惧笞,拾败叶上有积垢似啖痕以塞责。倪掩鼻闭目,令持弃三里外,其寓邹氏日,邹塾师有婿曰金宣伯,一日来访。倪闻宣伯儒者,倒屣迎之。见其言貌粗率,大怒,掌其颊。宣伯愧忿,不见主人而去。邹出,颇怪之。倪曰:"宣伯面目可憎,语言无味,吾斥去之矣!"初张士诚弟士信,闻倪善画,使人持绢,侑以重币,欲求其笔。倪怒曰:"倪瓒不能为王门画师!"即裂去其绢。士信深衔之。一日士信与诸文士游太湖,闻小舟中有异香。士信曰:"此必一胜流。"急傍舟近之,乃倪也。士信大怒,即欲手刃之。诸人力为营救,然犹鞭倪数十;倪竟不吐一语。后有人问之曰:"君初窘辱,而一语不发,何也?"倪云:"一说便俗。"

或又言:元镇因香被执,囚于有司,每传食,命狱卒举案齐眉。卒问其故,不答。旁曰:"恐汝唾沫及饭耳。"卒怒,锁之溺器侧。众虽为祈免,愤哽竟成脾泄。今人以太祖投之厕中,谬也。

[注]倪云林:倪瓒,字元镇,号云林子,元末无锡人。工诗,善山水,为元代四大画家之一。
[注]拾物:零星物品。
[注]张士诚:元末家民起义领袖。盐贩出身。元顺帝至元十三年(公元1353年)与弟士德、士信率盐丁起义,攻下高邮等地,称诚王,国号周,年号天佑。后攻下常熟等地,十六年定都平江(今苏州市)。次年隆元,受封太尉,与方国珍从海道运粮,接济元都。二十三年攻安丰,杀红巾军领袖刘福通,自称吴王。后被朱元璋俘虏,在金陵(今南京市)自缢死。
[注]侑:报答。
[注]衔:衔恨。
[注]脾泄:中医病症名,言脾脏虚弱泄漏。
[注]太祖:明太祖朱元璋。

   


倪云林,名瓒,字元镇。特别爱干净,书房里所有零星的物件儿,都要让两个僮仆不停地拂扫尘土。厅堂前有棵树,早晚都要挑水来清洗,以至于竟把树洗死了。曾留一个朋友在他家过夜,担心他把房子弄脏了,半夜里好几次地起来偷听,隐约地听到朋友咳了几声,心里头便一阵地烦恶。凌晨让僮仆去看朋友吐下的痰痕,找不到,那僮仆怕被打,就拾了一枚拾破败的树叶,上面有点像有痰痕的来塞责。倪瓒捂着鼻子闭着眼睛,让那僮仆拿去直扔到三里以外。当他寄住在邹家的时候,邹先生有个女婿叫金宣伯,这天来拜访他。倪瓒闻知金宣伯是个读书人,连鞋子也没穿好就出来迎接。可当见到他说话长相都很粗鲁后,竟然很是愤怒,打了他一巴掌。金宣伯又是惭愧又是忿怒,也不见邹先生就走了。邹先生出来后,很是责怪他。倪瓒说:"金宣伯面目可憎,言语无味,我把他骂走了!"
当初,张士诚的弟弟张士信,听说瓒画得好画,就命人拿着绢,酬以重金,想求一他的幅画。倪瓒愤怒地说:"我可不是什么王门的画师!"当即把绢给撕了。张士信从此恨上了他。一天张士信和几个文士游太湖,听到一个小舟中有异香。张士信说:"这儿肯定是个好地方。"急忙把船划近,一看,竟然是倪瓒在里面。张士信大怒,便要杀了他。众人都帮着劝救,可还是打了倪瓒数十下;倪瓒竟不说一句话。后来有人问他:"当时他那么侮辱你,你却为何一语不发?"倪瓒说:"一说就成了村夫打架,就俗气了。"

有人又说:倪瓒因身上有香气被捕,囚禁在官府,每次狱卒送饭的时候,都要狱卒把装饭的案子举过眉眼。狱卒问其原因,他不说。旁边有人说:"他是怕你的唾沫掉进饭里头。"狱卒大怒,要把倪瓒锁在便池旁边。虽然在众人的祈求下免遭此难,可还是由于气愤哽噎落下了个脾泄的毛病。如今人们以为是太祖朱元璋把他放在厕所里,错了。

     


又闻倪元镇嗜茶,其用果按者,名"清泉白石",非佳客不供。有客请见,且弥月矣,倪鉴其诚,许之。客丰神飘洒,倪甚欣洽,命进此茶。客因渴,再汲而尽。倪便停盏入内,终不出。客请其故,倪曰:"遇清泉白石,不徐徐赏,定非雅士。"又倪有清秘阁,人所罕到;有白马,极护惜。会母病,请葛仙翁诊视。时天雨,葛要以白马相迎,既乘马,乱行泥淖中,人马俱污。及门,先求登清秘阁,倪不敢拒。葛蹑屐而上,咳唾狼籍,古玩书籍,翻复殆遍。倪自是遂废此阁,终身不登。或云:倪有仙骨,葛以此破其迂僻,冀得度世,惜乎其不悟也。

[注]按:泡制。
[注]葛仙翁:道士,当时名医。

       


又听说倪瓒喜欢喝茶,他自己用果泡的茶,名叫"清泉白石",若不是佳客是不给喝的。有位客人想要见他,都相求了一个多月了,倪瓒看他心诚,就答应了。客人丰神飘洒,倪瓒很是欣赏他,命人拿"清泉白石"来给他喝。客人因为口渴,两口就喝光了。倪瓒便把杯盏收了,一直到后来也没有送出。客人问他原因,他说:"碰上了'清泉白石',不细细地品,肯定不是雅士。"
倪瓒有个阁子叫清秘阁,很少有人进去过;有匹白马,很是爱惜。恰值母亲生病,请葛仙翁来诊视。当时天下雨,葛仙翁要他用白马相迎,上马以后,在泥淖中践踏而行,人马都沾了泥污。到了家门,先要求登清秘阁,倪瓒不敢拒绝。葛仙翁很用力地踩着就上去了,咳出来的痰都吐得满阁都是,古玩书籍,都被他翻遍了。倪瓒从此便废弃了这个阁子,终身不再上。有人说:倪瓒有仙骨,葛仙翁这么做是想破破他的迂僻性格,希望能把他度出世外,可惜他一直没有领悟。

     


       



北京国学时代文化传播公司主办 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协办
yxl@guoxue.com web@guoxue.com
国学网站,版权专有;引用转载, 注明出处;肆意盗用,即为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