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继愈先生  任继愈,着名哲学家、宗教学家、历史学家,国家图书馆名誉馆长。原名任又之,1916年4月15日生于山东省平原县。1934年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1938年毕业。1939年考取西南联大北京大学文科研究所第一批研究生,师从汤用彤和贺麟教授攻读中国哲学史和佛教史。1941年毕业,获硕士学位。1942-1964年在北京大学哲学系任教,历任讲师、副教授、教授,先后在北京大学讲授中国哲学史、宋明理学、中国哲学问题、朱子哲学、华严宗研究、佛教着作选读、隋唐佛教和逻辑学等课程,并在北京师范大学担任中国哲学史课程。1955-1966年担任《北京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编辑。1956年起兼任中国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为新中国培养第一批副博士研究生。1964年,负责筹建国家第一个宗教研究机构——中国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任所长。1978年起招收宗教学硕士生、博士生,1985年起与北大合作培养宗教学本科生,为国家培养大批宗教学研究人才。1999年当选为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1987年至2005年任中国国家图书馆馆长。2009年1月15日被国务院聘任为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2009年7月11日病逝于北京,享年93岁。

国家图书馆挽任继愈先生联(悬于灵堂之上):

  老子出关,哲人逝矣,蓬莱柱下五千精妙谁藏守?
  释迦涅盘,宗师生焉,大藏大典四库文明有传人。   

欧阳中石挽任继愈先生联:

  虽在意中犹避谈;
  竟成天限却茫然。

袁行霈挽任继愈先生联:

  哲人萎矣!更留有千株桃李;
  魂气何之?应化为万朵莲花。

白化文挽任继愈先生联:

  虎观仰音容,辄觉平居亲炙少;
  樗材承顾遇,长怀感激负恩多。

国家图书馆副馆长张志清挽任继愈先生联:

  儒者之风,道家之骨,从来学人本色;
  中华大典,佛教大藏,毕生文化传灯。

中央文史馆挽任继愈先生联:

  论衡三教,传承国学千秋业;
  出入百家,守护文明一代宗。

国家图书馆善本部、北京大学图书馆善本部、国家古籍保护中心挽任继愈先生联:

  秘阁失元老;
  弘规荫后生。

东筦图书馆挽任继愈先生联:

  学问贯古今,宗师风范,凤毛麟角;
  知识惠东莞,墨宝流香,古粤新城。

周汝昌悼任继愈先生诗:

痛悼继愈学长老友尊兄

又夺一老去,问天何忍为。云霄风习习,学苑雨凄凄。
先贤遽零落,后生何所归。开轩一环顾,衷怀无限悲。
中华富典籍,烟海迷涘涯。河洛出图史,坟典递衔随。
神京筑堂馆,新旧各相宜。先生资望重,历岁为支持。
回忆建馆庆,相邀赋好诗。自怜才力拙,承命岂敢辞。
筵席得深语,自此更蒙知。公亦失一目,同病笑复啼。
青眼识惠加,车马驻门扉。赠我以良药,念我体弱羸。
愧言礼往来,未能随追陪。近闻偶欠安,慰问叹失时。
岂料惊讯至,苍空掩耀辉。终宵不能寐,辗转忘微私。
哀及后来者,薪火可能依。晨起赋芜词,流涕染巾衣。

[注] 本篇古体诗,韵脚可依古音通押。如涘涯读音为(sìyī)。

周汝昌 己丑闰五月二十

叶嘉莹悼任继愈先生诗:

  惊闻任继愈先生逝世,无任震悼。我与先生相会于一次学术会议中,先生对我之研究方向极感兴趣,曾多方垂问。其后遂屡次邀我至北图讲演,并亲来听讲。去岁亦蒙相邀,我亦已做出允诺,惜因事未果,我以为来日方长,不久必有与先生再度相晤之机会,何期先生遽归道山,悼念之余,弥深歉憾之感。

  附挽诗一首:

动地悲风冷暑氛,梁倾鲁殿丧斯文。
清芬可挹千秋在,衣钵能传四海闻。
促膝高谈仰渊雅,开筵东观感殷勤。
只今何限天人感,一炷心香隔海焚。

叶嘉莹敬挽于温哥华

 

·冯其庸:悼念任继愈先生
·“红学泰斗”周汝昌口述诗作两首 纪念挚友离去
·博爱为仁 无待于外——追记任继愈先生
·追忆任继愈:任老“三不主义”
·张岂之:老子与《道德经》——读任继愈先生《老子绎读》
·任继愈:中国哲学的未来
·任继愈:国力强盛文化才能被世界重视
·任继愈:再谈儒家和儒教
·祖国的语文,为什么不学? ——访国家图书馆馆长任继愈
·任继愈:“记忆中心”的守护人
·对话哲学家任继愈:穿越古今的旅行
·任继愈:天风海浪自悠悠

·欧阳中石:季羡林是纯真圣洁的人 任继愈有君子之风
·张志清:学人本色 文化传灯——怀念任继愈先生
·任继愈“最后一本书”将在湖南出版
·任继愈先生语录
·陈刚:访任继愈先生
·任继愈:我心中的西南联大
·任继愈:中国人都应该看《论语》《老子》
·任继愈:缘何四度译《老子》
·任继愈:哲学性格淡泊人
·白首之心——记任继愈先生
·任继愈:继绝存真 传本扬学
·任继愈:一部大书与一座图书馆

《汉唐佛教思想论集》《老子绎读》《墨子与墨家》《任继愈禅学论集》《中国佛教史》《中国哲学发展史》

《老子今译》(古籍出版社,1956年8月)
《汉唐佛教思想论集》(人民出版社,1973年)
《老子新译》(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3月)
《中国哲学史论》(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年)
《任继愈学术论着自选集》(北京师范学院出版社,1991年)
《老子全译》(巴蜀书社,1992年)
《墨子与墨家》(商务印书馆,1998年12月)
《竹影集》(任继愈自选集)(新世界出版社,2002年)
《任继愈禅学论集》(商务印书馆,2005年)

《中国哲学史》(人民出版社,1963年)
《中国哲学发展史》(人民出版社,1983—1998年)
《中国佛教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年)
《中国道教史》(上海人民出版社,1989年)
《道藏提要》(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1年7月)
《宗教大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年8月)
《佛教大辞典》(江苏古籍出版社,2002年12月)
《皓首学术随笔·任继愈卷》(中华书局,2006年)
《老子绎读》(书目文献出版社,2006年)

任继愈先生为首都师范大学国学传播中心成立题词

  2007年10月10日,首都师范大学国学传播中心成立大会在京隆重举行。任继愈先生受聘为国学传播中心学术顾问委员会委员,并欣然致贺:

  欣闻首都师范大学国学传播中心举行成立盛典,谨致衷心祝贺之意,同时表达自己的一点感受。“国学”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需要传承、发扬与不断创新,特别应该持之以恒地贯串于各类各级学校的教学之中,对于以培养师资为主要任务的师范教育尤为重要。当然国学亦无须过热或过冷,诚如孔子所言:“过犹不及。”我曾指出:目前的学校教育主要存在三方面的问题:一是缺乏做人的教育,二是缺乏传统历史的爱国教育,三是缺乏创造力的教育。这也正是我们今天的国学教学与研究所要关注和解决的核心问题。整理、出版国学经典及相关教材是教学与研究的基础,首都师范大学国学传播中心以此为主要任务,尤其注重典籍文本电子化的“国学网”建设,特色鲜明,而且之前在尹小林等同志的努力下,已经有了相当扎实的专业技术基础与嘉惠于学林的成果,相信在正确方针的指导下,一定会对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的普及教育与国学研究的深入发展起到更加有力的推进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