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楹联(五) – 国学网 亚博不能出款,亚博不能出款,yabo体育电子竞技

天下楹联(五)

王闿运楹联

  王闿运(1833—1916)晚清经学家、文学家。字壬秋,又字壬父,号湘绮,世称湘绮先生。咸丰二年(1852)举人,曾任肃顺家庭教师,后入曾国藩幕府。1880年入川,主持成都尊经书院。后主讲于长沙思贤讲舍、衡州船山书院、南昌高等学堂。授翰林院检讨,加侍读衔。辛亥革命后任清史馆馆长。着有《湘绮楼诗集、文集、日记》等。

  王闿运是清代楹联名家,有人赞为“有清一代之首”。民国人卢希济评其联:“体格高尚,气息深稳,幽美朴茂,神与古今”(《六家联语合钞》)。诗文在形式上主要模拟汉魏六朝,为晚清拟古派所推崇。因受聘修撰《桂阳州志》、《东安县志》、《衡阳县志》、《湘潭县志》等地方志而闻名史界,成为秉笔直书的名史笔。在教育事业上亦颇有成就,其门生众多,较着名的弟子有杨度、夏寿田、廖平、杨锐、刘光第、齐白石、张晃、杨庄等。

  王闿运一生仕途坎坷,为人狂狷谐谑,才高学富,轶闻甚多,主要成就在其诗文和治学之中,名满天下,谤满天下

  一:自谑、自况:

顾我则笑;问道于盲。

  此联之妙有二:一是 “鹤顶格”,上联的首字“顾”与下联的首字“问”连成“顾问”二字。王闿运80岁时应袁世凯之邀,出任国史馆馆长兼总统顾问。二是“自谑”:上联“顾我则笑”内涵亦有二:一是笑其无能。王闿运赴京路上途径武汉,与段祺瑞有一席谈。王说:“世上最容易的就是做官,一个人若官都做不好,那就一无是处。过去我年富力强,有许多大事情要我去做,现在我老了,无用了,便只好去做官”,二是笑己其貌不扬。1916年王闿运逝世时,上海某报刊出副恶作剧式的挽联:“学富文中子;形同武大郎。”尤为湖南人、同光体诗家陈衍津津乐道。“文中子”是隋朝人王通的弟子给老师私拟的谥号。王通平生以“圣人”自命,模仿孔子,作了六部“经”书,称《续六经》,将王闿运的学问比作文中子,是说他“狂妄”。下联“形同武大郎”是说他其貌不扬,因为王闿运是五短身材,形貌矮小。王闿运自称“顾我则笑”,则是自谑。下联“问道于盲”,是将成语信手拈来,表面上看是自谦,是说自己才学疏浅,是么也不懂,暗讽袁世凯,拉拢我这样一心拥护民国的八十老翁来为己效力,简直是瞎了眼。当时,袁世凯恢复帝制的野心已初露,故王闿运有此联。

春秋表未成,幸有传儿述诗礼;
纵横计不就,空余高咏满江山。

——戏谑自挽

  这是作者临终之前自作的挽联。虽云“戏谑”,实际上在是述说自己一生治学上和治国上的人生遗憾。上联说的是治学。《春秋》是我国第一部编年史,并列为儒家经典“五经”之一。据说是孔子说撰,并对后人有巨大警示震慑作用,所谓“孔子着春秋而乱臣贼子惧”王闿运有史才,曾受聘修撰《桂阳州志》、《东安县志》、《衡阳县志》、《湘潭县志》等地方志而闻名史界,成为秉笔直书的名史笔。但遗憾没有孔子《春秋》那样让“乱臣贼子惧”的历史巨着,这只能有待于儿孙了。

  下联说的是治国上的遗憾:清咸丰十一年(1861)8月21日,奕詝皇帝驾崩,遗命肃顺等八人为顾命大臣,辅佐幼帝同治。皇太后慈禧则暗中勾结恭亲王,密谋发动政变。王闿运作为肃顺府上塾师,又是其座上客中最年轻、最富判断力的“湖南六子”之一。事前已嗅到政变的气味,赶紧致书曾国藩,希望曾国藩以柱国重臣的身份,带兵到北京“入觐”,支持恭亲王配合顾命八大臣共同辅佐幼帝同治,同时“声明祖制”(妇人不得干政),以粉碎慈禧垂帘听政的阴谋。但是曾国藩一生谨慎,这会儿正担心自己“功名太盛”,不敢再担 “麾师北上”搞兵谏的灭族之罪。果然两个月后,慈禧政变成功,肃顺等人全军覆灭,王闿运在事前已辞职远游免遭杀身之祸。但事后痛定思痛不禁“太息痛恨于其言之不用也”。曾撰《祺祥故事》,为肃顺被杀辨解 。王闿运临死,对此都不能释怀,遂写了这副自挽联。其中化用唐代名臣魏徵诗句:“纵横计不就,慷慨志犹存”(《述怀》)句意,说自己没有治国之才,空留吟咏之作。

遍辑齿录皆前辈;
幸有牙科步后尘。

——戏谑自题

  光绪三十二年(1906),湖南巡抚岑春萱上书表其德行,清政府授于他翰林院检讨的官职,王闿运已是73岁老人。王去翰林院报到注册,想不到翰林院诸公均比他年长,多为耄耋老人,只有一位留学西洋学牙科医生比他年幼。这副对联名为“戏谑自题”,实际上是对晚清政治的感慨。如此的国家最高学术机构,竟是个耄耋老人的养老院。

人情已觉春长在;
溪户仍将水共闲。

——集唐人句自题门联

  此联说的是家居时的感受。同治十年(1871)年王闿运入京参加进士试,名落孙山。在权臣肃顺府上担任塾师兼幕僚颇受礼重,后周旋于湘军将领间,受曾国藩厚待。1876年返回长沙,隐居湘绮楼,闭门着书立说,写下着名的《湘绮楼文集》。这幅门联,说的就是当时的处境和心情。上联是回忆故人情谊,用的是唐人赵嘏《宛陵寓居上沈大夫二首》中“人情已觉春长在,溪户仍将水共闲”二句。 赵嘏,晚唐着名诗人。约生于宪宗元和元年(806)。文宗大和七年预省试进士下第,留寓长安多年,出入豪门,又远去岭表当了几年幕府。这与王闿运早年经历都颇相似。赵嘏极富才华,曾投韩愈门下,与李贺、杜牧、张祜、徐凝等名诗人友善。其诗句“残星数点雁横塞,长笛一声人倚楼”深得杜牧赞赏,被杜牧呼之为”赵倚楼”。宛陵,即今安徽宣城,杜牧曾为宣州团练判官,赵嘏亦寓居宛陵。沈亚之亦是才子,着有着名的唐人传奇小说《湘中怨辞》、《异梦记》、《秦梦记》三文,为唐代传奇文中的”白眉”。其经历也曾举进士不第。李贺曾有歌送归。王闿运选赵嘏其人、其诗集句作门联。既有遭遇上的相类,又有才情上的自许。

  附:赵嘏《宛陵寓居上沈大夫二首》:

满耳歌谣满眼山,宛陵城郭翠微间。
人情已觉春长在,溪户仍将水共闲。
晓色入楼红蔼蔼,夜声寻砌碧潺潺。
幽云高鸟俱无事,晚伴西风醉客还。
溪树参差绿可攀,谢家云水满东山。
能忘天上他年贵,来结林中一日闲。

碧海鲸鱼,兰苕翡翠;
青春鹦鹉,杨柳楼台。

——集唐人句自题门联

  上联取自杜甫《戏为六绝句》之四:“或看翡翠兰苕上,未掣鲸鱼碧海中”;下联集自司空图《二十四诗品·精神》:“青春鹦鹉,杨柳楼台。碧山人来,清酒深怀”。说的仍是隐居中的情怀和才情上的期许。上联说的是自己的诗作有着杜甫夸赞过的“初唐四杰”那种 “鲸鱼碧海中”的宏阔壮美,而不是杜甫批评的时人那种 “翡翠兰苕上”的小巧细腻;下联说的是虽是隐居孤寂,但内在精神世界却异常丰富鲜活,像春日鹦鹉啼,像杨柳楼台风。

  附:杜甫《戏为六绝句》之四:

才力应难跨数公,凡今谁是出群雄?
或看翡翠兰苕上,未掣鲸鱼碧海中。

  司空图《二十四诗品·精神》:

欲返不尽,相期与来。
明漪绝底,奇花初胎。
青春鹦鹉,杨柳楼台。
碧山人来,清酒深怀。
生气远出,不着死灰。
妙造自然,伊谁与裁。

  二、针砭时事

民犹是也,国犹是也,何分南北?
总而言之,统而言之,不是东西!

  此联原为“民犹是也,国犹是也,总而言之,统而言之”。上下联的后面四字为后人所加。

  王闿运80岁时应袁世凯之邀,出任国史馆馆长兼总统顾问。王为人狂狷谐谑,平时嬉笑怒骂,讥弹嘲弄,无所不至,人常惮怕而避之。他既讨厌当时官场的一切,尤其讨厌春风得意的大人物,又寄希望他们能够给他以平台和机会,大有作为。尽管机会一直没有到来,但他从不出恶声,一切厌恶,皆从嘲谑出之,在戏谑中,发泄着自己的不平。辛亥革命后,王闿运看到易帜剪辫之后,就像鲁迅的小说《风波》中所描写的那样,一切照旧。于是写下此联。孙中山于1912年1月1日晚10时整,在南京正式就任临时大总统。两个月后的3月10日,袁世凯也在北京宣誓就职临时大总统,于是中华民国一南一北出现两个大总统。于是在流传中有人又在上下联后加了“何分南北”、“不是东西”两句。使戏谑调侃之语更加尖锐辛辣、入木三分。。

  作为文化人,当时也只有王闿运敢与袁世凯针锋相对。王闿运出任总统府顾问后,见总统府内皆是满清遗老遗少、一群乌合之众,曾嘲弄袁世凯的总统府为梁山泊、瓦岗寨。袁世凯称帝呼声最高时,王闿运为表达自己的不满,在经过新华门时,对门额故作惊讶状说:“似有什么不祥之兆啊!”同行人以为奇怪,他说:“今议帝制而署门为‘新莽’,难道不是不祥之兆吗?”原来他将“华”字繁体与“莽”字相似,故意误读以讥讽袁世凯为篡汉之王莽。

男女平权,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阴阳合历,你过你的年,我过我的年。

——壬子元旦自撰春联

  1912年2月18日日为壬子年春节,王氏有感于形势写了此联。它的背景是:1911年12月31日各省代表会议决定记年改用阳历,1912年1月1日为中华民国元年1月1日。1月2日南京临时政府通电各省改用阳历。2月19日何香凝等向议会院要求女子参政。20日女界参政同盟会在南京正式成立,提倡男女平权,鼓吹妇女参政和从事社会、经济、文化等活动。21日临时政府内务部颁行新编阴阳合历书。作者以清廷遣老自居,玩世不恭。上联讥讽所谓男女平权,下联讥讽改阴历为阳历。

  三、赠友、挽联

鸟名戴胜,人名戴不胜;
形是胡孙,号是胡念孙。

——光绪九年九月廿九日戏作

  戴胜,鸟名。头顶具凤冠状羽冠,嘴形细长,栖息于山地、平原、森林和果园等开阔地方,尤其以林缘耕地生境较为常见。以虫类为食,在树上的洞内做窝。戴胜的窝臭味很大。在一些地区,戴胜被视为不祥之兆。因它有时出没于人烟稀少的破旧坟头、枯朽棺木之间,所以也被称作“棺材鸟”。戴不胜,战国时代宋国大臣,见《孟子·滕文公下》赵岐注。赵胡念孙,晚清书法家、雕刻家,与清末民初着名诗人、书画家顾印愚(1855—1913)的雕刻称为“双壁”。王为人喜谐谑,讥弹嘲弄,无所不至。这是用对联与友人谐谑。

王芝圃不忘师谱;
戴子和其谓我何?

——光绪九年六月二十一日作

  王世芳(1659年—约1799年),字徽德,一字芝圃,号南亭,140岁寿星,七代同堂,旷世鲜见。乾隆皇帝称他为“南亭王老先生”,世人称他为“长寿王”。梁章钜《楹联续话·卷三》载:临海王芝圃广文世芳生于顺治己亥,年一百十岁时入都庆祝,赐侍讲衔。都人呼为王寿星。扶侍者为其第三子,白发飘萧,背转伛偻。问其长子,曰:“不幸夭亡矣。”问夭亡之年,曰:“八十五岁。”此人亦是楹联高手。当年届七旬时,孙曾已盛;百龄外,孙曾复举曾孙。寿星大喜,自题楹联云:“身历四朝沾浩荡;眼看七代衍孙曾”。王世芳生于顺治己亥(1659),身历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四朝。在世时有子4人,孙11人,曾孙5人,玄孙7人,来孙8人,晜(kūn)孙1人。七世同堂,人间罕见。时人问其养身之术,答曰:“吾惟知屏思虑,节饥饱,顺天和而已。”

  戴子和生平不确,不知是否是戴氏兄弟后人。戴殿江,字襟三,号履斋,以千金购桐乡汪氏藏书5万卷,造万卷楼,专心读书着述。弟戴殿海,字瀛海,阮元视学浙江时,总理文渊阁及紫阳书院并领经局事。着有《风希堂文集》,与兄戴殿江合编《九灵先生年谱》

  此联手法同上,亦是借同音字谐谑,拿同僚或友人开涮。

平生双四等;
该死十三元。

——调侃戏赠友人高心夔

  作于在京为权臣肃顺的家塾和幕僚之时。肃顺身为满人,却最看不惯同族,碰到有才学虽是顾命大臣亦能折节下士,因此幕府中网罗了大批才俊,其中尤以高心夔、王闿运、龙汝霖、李寿蓉和黄锡焘最为着名,号称“肃门五君子”。五人中,肃顺最欣赏的则是高心夔。咸丰八年的科场案馀震未消,咸丰十年会试,肃顺就轻身犯险为高心夔“助拳”,浑不鉴及前次柏葰的惨状了。前一年,高心夔参加殿试,诗题限押“文”韵,而误入“元”韵,遂不与三甲之列。这年恩科会试,高心夔入了二甲,再次参加殿试。肃顺神通广大,考前一日探听到诗题为“纱窗宿斗牛得门字”,出处为唐人孙逖的《夜宿云门寺》。立即把高心夔叫来,嘱咐他连夜赶做,明天一定弄个状元爽一把。第二日入场,果然是这个题目,场中300多人,几乎没有知道此题出处的。高心夔大喜,自命不作第二人想。匆匆写就,出来就找肃顺报喜。肃顺接过诗稿一看,顿足捶胸,大叫“完蛋!完蛋”。原来,高心夔记错了韵部,押韵的八个字除了“门”字外,都押到了“十一真”韵,而“门”字在韵部却属于“十三元”。考试出韵,内容再好也要被淘汰,榜下,高心夔又列四等,没做成进士。同时落选的王闿运幸灾乐祸,送给他这一副对仗工整的对联。肃尚书办事再精密,也禁不住高举人如此疏忽,除了相对苦笑,就只能慨叹高心夔命定不是富贵之人了。

平生以霍子孟、张叔大自期,异代不同功,戡定仅传方面略;
经术在纪河间、阮仪徵而上,致身何太早,龙蛇遗憾礼堂书。

  这是着名的悼曾国藩的挽联。同治十一年(1872)3月12日,曾国藩去世。吊唁的挽联素幛足有千幅,从灵堂挂到东西辕门。时论以为前三甲作者分别是左宗棠、李鸿章和王闿运。

  左宗棠此时正在西北平定甘肃回乱和出兵新疆,闻此噩耗专程送来一副挽联:“知人之明,谋国之忠,自愧不如元辅;同心若金,攻错若石,相期无负平生””,开头两“知人之明,谋国之忠”是说起初左宗棠用兵陕甘时,曾国藩没有因为私人关系不和而掣肘公事,反而派刘松山、刘锦棠叔侄率精锐老湘营前往西北帮忙,为左宗棠立下奇功。刘松山后来战死,左宗棠上书清廷请恤时说过刘松山与曾国藩的渊源关系,此时再用一次,加上”自愧不如元辅”六字,足见倾服之意。下联则解释两人过去不和,无非君子之争,不碍私交。曾府子弟都认为左宗棠的这副挽联最能抚慰九泉之下的曾国藩。因此,将左宗棠的挽联挂在最显眼处。

  时为直隶总督李鸿章闻噩耗也派来吊唁使者,送来一副挽联和二千两银子的赙仪。曾国藩的长子曾纪泽遵照遗命,收下挽联,银两不受。李鸿章的挽联上联是:“师事三十年,火尽薪传,筑室忝为门生长”,公然以曾国藩的衣钵传人自命;下联是”威震九万里,内安外攘,旷世难逢天下才”,既捧了老师,也抬高了自己左宗棠在曾国藩死后对曾的儿女们照顾有加,李鸿章却并不待见恩师的后人。曾纪泽出国留洋后眼界大开,认为海军才是一个国家军事建设的重中之重,所以回国后欲谋任与海军相关的官职,却遭到李鸿章的打压与阻挠,无法进入北洋水师。所以时论将此挽联定为第二。

  第三即王闿运上述的一联,不但没有悬挂在灵前,而且惹得曾国藩长子曾纪泽大怒,当众撕毁。因为曾家认定此联是皮里阳秋、语中有刺。下面略作分析:

  上联“平生以霍子孟、张叔大自期,异代不同功,戡定仅传方面略”是赞扬曾国藩治国理政的志向与功勋,用了霍光和张居正两位历史名人典故:霍光(?-前68年),字子孟。河东平阳(今山西临汾)人。西汉权臣、政治家,麒麟阁十一功臣之首,历经汉武帝、汉昭帝、汉宣帝三朝,官至大司马大将军。期间曾主持废立昌邑王刘贺。汉宣帝地节二年(前68年),霍光去世,谥号“宣成” 。两年后,霍家因谋反被族诛。霍光常被人与伊尹相提并论,称为“伊霍”。后世往往以“行伊霍之事”代指权臣摄政废立皇帝。张居正(1525-1582),字叔大,号太岳,汉族,幼名张白圭。江陵人,时人又称张江陵。明朝中后期政治家、改革家,万历时期的内阁首辅,辅佐万历皇帝朱翊钧开创了“万历新政”。

  下联“经术在纪河间、阮仪徵而上,致身何太早,龙蛇遗憾礼堂书”是颂其学术成就,但其中又惋惜其去世太早,未能完成东山事业。其中又用了纪昀和袁枚两位同为清代名人之典。纪昀(1724—1805),字晓岚,一字春帆,晚号石云,河间(今河北沧州市)人。清代政治家、文学家。历官左都御史,兵部、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加太子太保管国子监事致仕,曾任《四库全书》总纂修官。学宗汉儒,博览群书,工诗及骈文,尤长于考证训诂,后人搜集编为《纪文达公遗集》。阮元(1764—1849)字伯元,号芸台、雷塘庵主,晚号怡性老人,江苏仪征人,乾隆五十四年进士,先后任礼部、兵部、户部、工部侍郎,山东、浙江学政,浙江、江西、河南巡抚及漕运总督、湖广总督、两广总督、云贵总督等职。历乾隆、嘉庆、道光三朝,体仁阁大学士,太傅,谥号文达。他是着作家、刊刻家、思想家,在经史、数学、天算、舆地、编纂、金石、校勘等方面都有着非常高的造诣,被尊为三朝阁老、九省疆臣,一代文宗。。王闿运称赞曾国藩经籍学问在纪昀、阮元之上。但像郑玄那样去世太早,来不及把他置在习礼堂上,残缺不全的书籍,重新整理,惠及后辈。”岁至龙蛇贤人嗟”用的即是东汉经学大师郑玄的典故。据《后汉书·郑玄传》:“五年春,梦孔子告之曰:‘起,起,今年岁在辰,来年岁在巳。’既寤,以谶合之,知当命终,有顷寝疾。”《后汉书》李贤注:“北齐刘昼《高才不遇传》论玄曰‘辰为龙,巳为蛇,岁至龙蛇。贤人嗟,玄以谶合之’,盖谓此也。”岁,岁星;龙,指干支中的“辰”;蛇,指干支中的“巳”。下联的意思是:曾国藩在学问方面的造诣超过乾隆年间的纪昀和嘉庆年间的阮元,可惜换句话说,曾国藩倘能晚死几年,必有一些经学方面的着作传留下来。曾家以为这是皮里阳秋,明褒暗贬,“上联讥其无相业,下联讥其无着述”,暗讽曾国藩立功不成,立言不成。据说,曾国藩长子曾纪泽读罢此联,勃然大怒,斥为妄人之举,一撕了之。曾纪泽的判断亦非无因:据高伯雨《中兴名臣曾、胡、左、李》:“相传光绪年间,有人向清廷建议,应准曾国藩从祀文庙。清廷下礼部议奏,部议国藩无着述,于经学亦无发明,且举王湘绮的挽词证之,事遂终止。”

  另一个证明就是王闿运对曾国藩确实有积怨。以王闿运喜怒形于色,眦睚必报又讥弹嘲弄,无所不至的性格特征,将己讽喻见之于词章,也是很自然之事。他和曾国藩的过节主要有二:一是前面提过的援救肃顺之事,王闿运临死,对此都不能释怀。第二就是撰写的《湘军志》。或许是爱憎毁誉过于分明,大加诋斥曾国藩和湘军,以至“楚人读之惨伤”,曾国藩的九弟曾国荃怒不可遏,“几欲得此老而甘心”竟对王闿运动了杀心。这番风波,以王闿运自承“此书信奇作,实亦多所伤,有取祸之道”,“送刻版与郭丈筠仙(郭嵩焘),属其销毁,以息众论”而告终。不过,有人将此事记在曾国藩头上,说:“王闿运着《湘军志》,最为曾国藩所恶,其重要处,指曾攘鲍超之功为国荃之功,私于其弟,而真实有功将领,反遭埋没。勒方錡曾曰:‘涤生最惧人评其不诚,如攻击器学问、文章、功业、措置,皆可坦然自引为咎,谓其不诚,则怀怨不忘,唯王壬秋深知其病。’国藩一生作伪,被王壬秋揭穿,隐恨难言,壬秋亦因此而坐废矣。”(刘成禺《世载堂杂忆续篇》)这恐怕言之不实。因为《湘军志》作于光绪三年(1877)二月,定稿于光绪七年(1881)闰七月,曾国藩则于1872年去世,绝无可能读到此书。刘成禺所云“壬秋亦因此而坐废矣”,未免小觑了曾国藩的胸襟。

独立千载谁与友,
自成一家谁逼真。

  此联可见王闿运的胸怀与抱负。 史称王闿运为人疏狂孟浪、诙谐戏谑,特行独立与此联可见一斑

  四、风景名胜题联

;

四愁曾向桂林吟,又十载江南,饱看山色怀青琐;
大梦早随仙蝶化,待生陪乡饮,无复文场照白莲。

——夜念步鸿为作

曲径通幽处;
园林无俗情。

——鹤顶格集句嵌名题江苏省苏州马医科巷曲园

  曲园位于江苏省苏州马医科巷,为清代的学者俞樾之别墅。 此联之妙在于:上联出自唐常建《题破山寺后禅院》诗:“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下联出自晋陶渊明《辛丑岁七月赴假江陵夜行涂口》诗:“诗书敦宿好,林园无俗情。” 联语集句,信手拈来。二是在上下联中嵌进园名“曲园”二字

田园松菊岂无意;
魏阙江湖同此心。

——题北京市石景山区灵光寺归来庵(东门楹)

世臣乔木千年树;
南国儒林第一人。

——题湖南省衡阳县大罗山王夫之墓

井上烟疏竹有韵;
台前月古琴无弦。

——题四川省邛崃县文君井

铁板铜弦,高唱大江东去;
琼楼玉宇,细听水调歌头。

——题云南省会泽县江南会馆戏台

文武继诸周,好为汝南增月旦;
弦歌开广厦,定因言偃得澹台。

——题河南省确山铜川书院

  此联为河南确山铜川书院所题。上联“文武”,本指始于河南而兴的周朝文王和武王,联用以指文才和武艺。“月旦”,指品评人物。劝勉在书院学生的诸生勤奋努力,可民为令人品评的杰出之才。下联“言偃”,即子游,孔子学生,曾为武城宰,提倡以礼乐为教,境内有“弦歌之声”。“澹台”,为复姓,联指子羽,也是孔子学生,以品行端正着称。联语以孔子的杰出弟子为例,指出在此兴办书院,皆在礼乐教化,定可培养出像“言偃”、“澹台”那样的贤达之士,是对上联“好为汝南增月旦”的具体说明。联语妙在写出书院育人的宗旨,古今契合相印。

匹马斩颜良,河北英雄皆丧胆;
单刀赴鲁肃,江南士子尽低头。

——题江苏省南京关圣庙

  南京新建关庙,王闿运即席书题这一副对联。上联典出《三国志蜀志》关羽本传:建安五年(200年),袁绍派大将颜良围攻白马,曹操屡战不敌。后关羽策马斩颜良于万众之中,解白马之围。下联典出《三国志吴志》鲁肃本传:东吴欲讨还刘备所借荆州,邀守将关羽过江相见。关单刀赴会,东吴未遂意。联语选取关羽平生最得意的两件事立意撰联,上联折文,下联镇武,颂扬极有分寸又气冲霄汉,对仗亦极工,为古今关庙联中的名作。同时,王闿运借颂扬关羽,大煞“江南名士”(指“南京文人”)的气焰,联语一时远播。近代诸家联话,皆有确凿记载

竟夕起相思,秋草独寻人去后;
他乡复行役,云山况是客中过。

——集唐人句蜂腰格嵌名题河南省郑州秋云墓

  王闿运早年赴京应进士试,路过郑州,与妓女秋云相恋,几乎把考期给耽误了。据传秋云本是人家的孤女,家中贫困为恶戚所卖,遂流落娼门,对王闿运有托身相许之意。王王闿年少气盛,自命不作第二人,相约夺得状元之后,以百辆车来迎秋云。不料文章憎命,落第春闱,无颜相见,浮海入江,铩羽而归。 秋云见会试榜上,没有王闿运的大名,既代为鸣不平,又自伤红颜薄命,竟忧郁而死。以后,王闿运再过郑州,美人已命归黄泉。王闿运在秋云墓上题了这一副墓联。此联之妙,在于上下联皆运用唐人成句,而且身世遭遇皆十分契合上联用刘长卿《长沙过贾谊宅》中“三年谪宦此栖迟,万古惟留楚客悲。秋草独寻人去后,寒林空见日斜时”的第四句;下联用李颀《送魏万之京》的第四句:“朝闻游子唱离歌,昨夜微霜初渡河。鸿雁不堪愁里听,云山况是客中过”。

弹指见华严,看天马云开,一角小山藏世界;
观心礼尊宿,听木鱼晨叩,十方古德应斋期。

——题湖南省衡阳县西禅寺

  作者自注:湖南无十方丛林,一方大缺典也。普明上人尝议以西禅寺公之法侣,示寂后,法裔秀枝师愿成之。栋宇狭小,香田租少,惧不副众望,运本寺中道徒,犹惴惴焉。乃有碧崖和尚以无边宏愿,行不思议功果,且拾且募,不三年成百万大工,斯实海内希有之事。于今世举一事而先咨嗟者,识力为何如也。工成庆赞,因题柱志愧。

明窗啜茗时,半日闲,三日忙,须勘破庭前竹影;
画船携酒处,衡山月,嶷山雨,冷思量城外钟声。

——题湖南省衡阳县雁峰寺

胜地已千年,每临江想望才人,不比劳亭伤送客;
高朋常满座,到旧馆仍陪都督,更闻悬榻喜留宾。

——题江西省南昌县滕王阁

  滕王阁故址在今江西省南昌市赣江滨。唐高祖子滕王元婴都督洪州时始建,阁以其封号命名。上元二年(675年)九月九日,洪州都督阎伯玙在此大宴宾客,王勃席间作《滕王阁序》,成为千古传颂的名篇。阁历时1300多年,屡毁屡建,最后毁于北洋军阀邓如琢之手。此联是作者路过南昌受主人热情款待时写的。上联“才人”,指王勃。“不比”,是说怀念才人的情绪,比劳劳亭送别的地方。劳劳亭,故址在南京市西南劳劳山上,为古时送别的地方。李白《劳劳亭》诗:“天下伤心处,劳劳送别亭。”下联“高朋”,《滕王阁序》:“千里逢迎,高朋满座。”“旧馆”,滕王阁原有“仙人旧馆”匾额。“都督”,此处指南昌府知府。“悬榻”,睡榻高悬。此处用《后汉书徐稚传》典故:东汉陈蕃做豫章太守时,不接待来访宾客,只遇郡中名士徐稚来,特设一榻,徐稚一去,就把榻悬挂起来。此联名写滕王阁,其实也写了作者本人。

莫国他北地燕支,看画艇初来,江南儿女无颜色;
尽消受六朝金粉,只青山依旧,春来桃李又芳菲。

——题江苏省南京莫愁湖胜棋楼

  胜棋楼,在南京莫愁湖里。明洪武安初年始建,清同治十年(1871)重建。相传明太祖朱元璋与开国功臣徐达在此下棋,朱元璋以莫愁湖作赌,结果棋败,便把莫愁湖赐给徐达。遂有“胜棋楼”之称。此联为胜棋楼重建、修葺竣工时的原作,寄慨于湖光山色,出语自然纯熟,意境深远。关于此联作者有跋语云:“同治十年,重新莫愁湖亭。予按乐府词,莫愁女河中人嫁一卢氏,亦北方名族也。石城艇子,说者歧异,盖丽质嘉名,流传词赋,不宜侪于苏小、真娘也。为附引,以谂同好。”此联上联是在夸说洛阳女儿莫愁的美丽,“莫轻他”,犹言要重视之意。“北地燕支”,即指北地姑娘,燕支犹胭脂,此称莫愁。后两句赞美其英姿,谓令江南女儿相形见绌、颜面无光。“画艇初来”,化用《乐府莫愁乐》曲:“莫愁在何处?住在石城西。船子打两桨,催送莫愁来”之意。下联起首境界阔大,即景抒情。“六朝”,指吴、东晋、宋、齐、梁、陈六个朝代,都以建康[南京]为都城。“金粉”,本指妇女妆饰用的铅粉,这里喻繁华绮靡的生活。“尽消受”三字,写湘军攻下太平天国的天京之后,尽情享受奢靡的生活,又把大批江南女儿带回家乡的情景。可是南方人士对湘军攻下南京后的屠杀、抢掠以及“尽消受六朝金粉”的劣迹记忆犹新。因此他们抗议,不许悬挂。后来经人调解,王将上联“无”字改为“生”字,将下联“依旧”改为“无恙”才算了事。这一改却不通了,不伦不类。为什么来了北地胭脂江南儿女就生颜色了呢?再说“青山无恙”也是欺人之辞。当时战火甫熄,南京城中疮痍满目,怎能说“无恙”? 此后胜棋楼上就悬挂这修改后的对联。

自许诗成风雨惊,为平生硬语愁吟,开得宋贤两派;
莫言地僻经过少,看今日寒泉配食,远同吴郡三高。

——题四川省成都杜甫草堂

  杜甫草堂在成都市西南浣花溪畔。为杜甫成都故居。原宅中唐时已不复存。北宋元丰间始重建茅屋,立祠宇。元明清历代增建修葺。有大廨、诗史堂、柴门、工部祠。园林总面积300亩。上联“自许诗成风雨惊”,语出杜甫《寄李十二白二十韵》:“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本是夸赞李白诗歌感染力大的,而联语移用于杜甫诗歌,亦可。“硬语”,豪迈的话。“愁吟”,以吟诗遣兴。杜甫《至后》诗:“愁极本凭诗遣兴,诗成吟咏转凄凉。”“开得”,杜甫的许多诗篇真实地反映了唐代由“开元盛世”转向衰败的全过程,有“诗史”之称。杜甫做诗态度严肃,语言艺术极高,又有“诗圣”之誉。杜甫的诗对后世,尤其对宋人的影响很大。宋人学杜者很多,约有两派。一为黄庭坚、陈师道、陈与义等,人称“江西诗派”,以形式为重;一为王安石、陆游、文天祥等,以内容为重。下联“莫言地僻经过少”,典出杜甫《宾至》诗:“幽居地地僻经过少,老病扶人再拜难。”此处反用。“寒泉配食”,黄自苏轼《书林逋诗后》:“不如配食水仙王,一盏寒泉荐秋菊。”寒泉,古人用作祭祀的清泉。配食,附祭,配享。古人以功臣附祭于祖庙,叫配食。此指黄庭坚、陆游被后人塑像配祀于工部祠。“远同”,三高,即三高祠,祀范蠡、张翰、陆龟蒙。在江苏吴江县。此古属吴郡,故称。上联言杜诗影响之大,下联言后人对杜甫尊崇之高,极为贴切。

海疆归日启文场,须知回雁传经,南岳万年扶正正统;
石鼓宗风承宋派,更与重华敷衽,成均九奏协萧萧韶。

——题湖南省衡阳县衡山船山书院

  湖南省衡阳县衡山船山书院,为兵部尚书彭玉麟重修,作者也曾在过军中从戎,故上联起句意在表示任职书院是弃武修文,并借南岳衡山有回雁峰一语双关,称自己好似传经“回雁”,指在承继南岳自古以来形成的良好学风,使之得以发场光大。下联指出船山书院相邻的石鼓书院是宋代理学正宗。“重华”,为虞舜之名。相传曾在南岳将甘露分赐各部落首领“箫韶”,虞舜时乐舞。此处代指尽善尽美。联语广征博引地说明三湘历史悠久、文化优美,借以激励后学诸子。

(摘自周渊龙、莫道迟编注有《王闿运楹联辑注》、萧经尧《浑厚精详,条贯缕析——简评<王闿运楹联辑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