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籍中的龙 – 国学网 亚博不能出款,亚博不能出款,yabo体育电子竞技

典籍中的龙

  《河图》曰:舜以太尉即位,与三公临观。黄龙五彩,负图出置舜前,以黄玉为柙,白玉检、黄金绳,黄芝为泥,章曰:“黄帝符玺”。(《春秋运斗枢》同。)

  又曰:黄金千岁生黄龙,青金千岁生青龙,赤金千岁生赤龙,白金千岁生白龙,玄金千岁生玄龙。又曰:黄龙从雒水出,诣虞舜,鳞甲成字,舜令写之。写竟去。

  《星经》曰:东方七宿为苍龙。(凡有鳞之类,皆属于木,故龙为鳞虫之长。)

  《归藏·明夷》曰:昔夏后启土乘龙飞以登於天睾,皋陶占之曰吉。《周易·乾卦》曰:云行雨施,品物流形,时乘六龙。又《坤卦》曰: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又《文言》曰:云从龙。又《说卦》曰:震为龙。《易通卦验》曰:立夏,清风至,而龙升天。《尚书中候》曰:黄龙负卷舒图。

  又曰:青龙衔玄图。《大戴礼·冠》曰:鳞虫三百六十,而龙为之长。

  《礼记·礼运》曰:龟龙在宫沼,龙以为畜,故鱼鲔不淰。(淰,潜藏也。)《礼含文嘉》曰:龙马金玉,帝王之瑞也。

  《左传·昭五》曰:郑大水,龙斗于时门之外洧渊。国人请为禜焉,子产不许,曰:“我斗,龙不我睹也;龙斗,我独何睹焉?穰之,则彼其室也,吾无求於龙,龙亦无求於我。”乃止。

  又《昭七》曰:秋,龙见於绛郊。魏献子问于蔡墨曰:“吾闻之,虫莫智於龙,以其不生得也,谓掷昵,信乎?”对曰:“人实不智,非龙实智。(言人实不智而谓掷昵,非龙智也,乃不智也。)古者畜龙,故国有豢龙氏,有御龙氏。”(豢,养也。)昔有飂叔安,(飂,古国也。安,其君名也。)有裔子曰董父,(裔,远也。玄孙之後为裔也。)实甚好龙,能求其嗜欲以饮食之,龙多归之,乃扰畜龙,以服事帝舜,帝赐之姓曰董,氏曰豢龙。故帝舜氏世有畜龙氏。及有夏孔甲,扰于有帝,帝赐之乘龙,河、汉各二,各有雌雄。孔甲不能食,而未获豢龙氏。有陶唐氏既衰,其后有刘累,学扰龙于豢龙氏,以事孔甲,能饮食之。夏后嘉之,赐氏曰御龙,以更豕韦之後。龙一雌死,潜醢以食夏后,嘉之。既而使求之,惧而迁于鲁县。”“龙,水物也。水官弃矣,故龙不生得。”

  《春秋玄命苞》曰:龙之言萌也,阴中之阳,故言龙举而云兴。

  《史记》曰:昔夏后氏之衰,有神龙二止於夏帝庭而言曰:“余,褒之二君也。”夏帝卜杀之、徙去之与止之,莫吉;卜请其漦而藏之,吉。又曰:黄帝得土德,黄龙见;夏得木德,青龙止於郊。

  又曰:黄帝采首山铜,铸鼎荆山下。鼎既成,有龙垂胡须下迎黄帝。黄帝上骑,群臣後宫从上龙七十馀人,龙乃上去。馀小臣不得上,乃悉持龙须,龙须拔,堕黄帝之弓。百姓仰望黄帝既上天,乃抱其弓与龙胡须号。故后世因名其处曰鼎湖,其弓曰乌号。

  《汉书》曰:惠帝二年正月,两龙见兰陵人家纠晷。

  又曰:文帝时,公孙臣以为汉土德,黄龙见;张苍以为水德。至十五年,黄龙见成纪下诏召臣为博士。

  《东观汉记》曰:公孙述,有龙出其府殿中,夜有光耀。述以为符瑞,因称尊号,改玄曰龙兴。

  《後汉书》曰:哀牢夷,其先有妇人,捕鱼死晷,触沉木,有孕,生男子十人。沉木化为龙,出水上。九男惊走,一儿不去,背龙,因舐之。後诸儿推为哀牢主。

  《魏志》曰:华歆、邴原、管宁三人为友,号曰“一龙”,歆为龙主,原为龙腹,宁为龙尾。

  《魏略》曰:文帝欲受禅,郡国奏黄龙十三见。明帝铸铜黄龙,高四丈,置殿前。

  《晋书》曰:刘毅为尚书左仆射。时龙见武库纠晷,帝亲观之,有喜诗。百官将贺,毅独曰:“昔龙降郑时门之外,子产不贺;龙降夏庭,沫流不禁,卜藏其漦;至周幽王,祸衅乃发。《易》称:‘潜龙勿用,阳在下也。’证据旧典,无贺龙之礼。”

  又曰:陆机常饷张华鲊。于时宾客满坐,华发器便曰:“杆龙肉也。”众未之信。华曰:“试以苦酒濯之,必有异。”既而五色光起。机还问鲊主,果云:“园中茅积下得一白鱼,质状殊常,以作乍,过美,故以相献。”

  崔鸿《十六国春秋·前燕录》曰:慕容晃十二年夏四月,黑龙一、白龙一见於龙山。晃亲帅群僚观龙,二百馀步,祭之以趟阄。二龙交首嬉翔,解角而去。晃大悦。还宫殿,赦其境内,号新宫曰“和龙宫”。

  《晋书》曰:符生初梦大鱼食蒲。又,长安谣曰:“东海大鱼化作龙,男便为王,女为公。问在何所?洛城东。”时符坚为龙骧将军,第在洛门之东。其後果验。

  又曰:吕光伐龟兹,军其城南。营外夜有一黑物,大如断堤,摇动,有头角,目光若电。及明,而云雾四周,遂不复见。旦视其处,南北五里,东西三千馀步,鳞甲隐地之所昭然犹在。光叹曰:“黑龙也。”俄而云起西北,暴雨灭其迹。杜进言於光曰:“龙者,兽之君,大人利见之像。《易》曰:见龙在田,德施普也。斯诚明将军道合灵和,德符幽契。愿将军勉之,以成大庆。”光有喜诗。

  又曰:冯跋弟素弗与从兄万泥及诸少年游於瞬吊。有一金龙浮水而下,素弗谓万泥曰:“颇有见不?”万泥等皆曰:“无所见也。”乃取龙而示之,咸以为非常之瑞。

  又曰:雷奂子华度襄水,剑跃入水,化为龙。

  又曰:初,桓温南州起斋,悉画龙於其上,号曰:“盘龙斋”。及玄篡,而刘毅,字希乐,讨玄,玄死於盘龙斋,而毅居之。

  沉约《宋书》曰:刘穆之,字道和。常梦与高祖俱泛海,忽值大风,惊惧,俯视舡下,见有二白龙挟舡。既而至一山,峰耸秀,林树繁密,意甚悦之。

  《宋书》曰:徐羡之常从兄履之为临海乐安县。常行经山中,见黑龙,长丈馀,头有角,前两足皆具,无後足,曳尾而行,後文帝立,羡之竟以凶终。

  又曰:傅亮率行台迎宜都王。王舟舆发自江陵,中流有黑龙跃出,负王舟,左右失色。王顾长史王昙首曰:“杆大禹所以受天命,吾何德以堪之?”

  《齐书》曰:建武中,荆大风雨,龙入柏斋中,柱壁上有爪足处。刺史萧遥欣恐畏,不敢居也。

  又曰:初武帝梦金翅鸟下殿庭,搏食小龙无数,乃上天。明帝初,宗室多遇害。其梦竟验。

  《梁书》曰:武帝郄后素妒忌,及终,化为龙,入於後宫井。通梦於帝,或见形,光彩照灼。帝体将不安,龙辄激水腾涌。於是井上为殿,衣服委积。

  《南史》曰:梁江陵城壕中,有龙腾出,焕烂五色,竦跃入云,六七小龙相随飞去。群鱼腾跃,坠死於道。龙出处为窟,若数百斛圌。(音遄。)

  《三国典略》曰:陆法和拒任约至安南,入赤亭湖。法和乘轻舟,不介胄,沿流而下,去约军一里乃还。谓将士曰:“彼龙睡不动,吾军之龙其能踊跃?若待明日攻之,当不署客而自破贼。”

  《陈书》曰:隋师济江,荆州吕肃败後,别师廖世宠领大舫诈降,欲烧隋舰,糕攕死一战。於是有五黄龙备色像,各长十馀丈,骧首连接,顺流而东,风浪大起,云雾晦暝。陈人震骇,不觉火自焚。故隋文下诏,以告郊庙。

  又曰:宣帝初在江陵,军主李总与帝有旧,每同游处。帝常夜被酒,张灯而寝。总适出,寻反,乃见帝是大龙,便惊走他室。

  《後魏书》曰:波知国有三池,传云:大池有龙王,次者龙妇,小者龙子。行人设祭乃得过,不祭多遇风雪。

  又曰:正玄玄年,有黑龙如狗,南走宣阳门,跃穿门楼下而出。此魏衰之徵也。

  《後周书》曰:大像中,荣州有黑龙见,与赤龙斗于汴死戤侧,黑龙死。

  《隋书》曰:源师初在齐,迁在外兵郎中,又摄祠部属。孟夏,以龙见,请雩。时高阿那肱为相,谓真龙出,大惊喜。问龙何在,师整容报曰:“杆是龙星初见,依礼当雩祭郊坛,非谓真龙也。”

  《唐书》曰:贞观中,汾州言青龙、白龙见。白龙吐物,初在空中,有光如火,至地,陷入二尺。掘之,则玄金也,形圆,斜广尺馀,高六七寸。

  又曰:先天中,玄宗以旱亲往龙首池祈祷,有赤蛇自池中而出,云雾四布,应时澍雨。

  又曰:褚无量,字弘度,杭州盐官人。幼孤贫,励志好学。家近临平湖,湖中有龙斗,倾里闾就观之。无量时年十三,读书晏然不动。及长,精三《礼》与《史记》。

  又曰:文宗大和二年,五龙会于密州裨产山之北,次第而至,五方之色具焉,自申及戌而没。

  《後唐史》曰:庄宗时,畏戗僧诚惠自号“降龙师”。帝雅重之,每屈膝施敬,诸王嫔御皆为之拜,诚惠悉倨坐而受之。初,自台山谓帝,镇州王镕不为之礼,诚惠恚怒曰:“吾有毒龙五百,岂劳于命一龙揭片石,常山其为沼乎!”逾年,而滹川大溢,败镇之郛。或闻其言,益以为神。繇是帝敬之愈笃。

  《周史》曰:徐州丰县民单兴纠晷龙出,民有母子三人同睹之,即时皆卒。龙既出,澍雨漂沫,城内居民济之以筏,登城以辟水。

  《管子》曰:龙被五色而游,故神。欲小则如蚕蠋,欲大则函天地,欲上则陵云,欲沉则伏泉。又曰:蛟龙,水虫之神者也。乘水则神立,失水则神废。

  《墨子》曰:墨子北之齐,遇日者曰:“帝於今日杀墨龙於北方,先生色黑,不可以北。”

  又曰:帝以甲乙杀青龙於东方,丙丁杀赤龙於南方,庚辛杀白龙於西方,壬癸杀黑龙於北方。若用子言,则禁天下之行也?《孙卿子》曰: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川,蛟龙生焉。

  《庄子》曰:朱泙沦咖屠龙於支离益,殚千金之家。三年伎成,而无所用其巧也。

  又曰:子张见鲁哀公,哀公不礼,托仆大夫而去,曰:“君之好士也,有似叶公子高之好龙也。叶公好龙,室屋雕文尽以写龙。於是天龙闻而下之,窥头於牖,拖尾於堂。叶公见之,弃而还走,失其魂魄,五色无主。是叶公非好龙也,好夫似龙而非真。今君非好士也,好夫似士而非者也。”(《新序》又载。)

  又曰:孔子见老聃,归,三日不谈。弟子问曰:“夫子见老聃,亦得何规哉?”孔子曰:“吾乃今於是乎见龙,龙合而成体,散而成章,乘乎云气,养乎阴阳。余口张而不能嗋,予又何规老聃哉?”

  又曰:河上有家贫恃纬萧而食者,其子没渊得千金掷觊,归与其父。其父谓其子曰:“取石来,锻破也!夫千金掷觊,必在九重之渊,而骊龙颔下。子能得珠者,必遭其睡也。如使骊龙悟,子尚奚徼之有哉!”

  《韩子》曰:夫龙之为虫,有狎而骑也。然喉下有逆鳞径尺,若婴之则杀人。人主亦有之,说者能无婴人主之逆鳞,则几矣。

  《淮南子》曰:人莫欲学御龙,而皆欲学御马;莫欲学治鬼,而皆欲学治人。急所用也。(御龙、治鬼,不益世用,故以御马治人为务矣。)

  又曰:伯益作井,而龙登玄云,神栖昆仑。(伯益,夏禹之佐也。初凿井泄地气,以後必漉池而渔。故龙登玄云,神栖昆仑。一曰,龙在黄泉下,恐害及,故去之。)知愈多,而德愈薄矣。

  又曰:夫腾蛇游雾而腾,龙乘云而举。

  又曰:虎啸而谷风生,(虎,阴中阳什蘙,与风同类。)龙举而景云属。(龙,阳中阴虫也,与云同类。)又曰:人不见龙之飞举而能高者,风雨之奉也。(奉,助也。)

  又曰:烛龙在雁门北,蔽於委羽之山,不见日。其神人面龙身而无足。(不见日,故龙以目照之,盖长千里,视为昼,瞑为夜,吹为冬,呼为夏。)

  《新言》曰:汉祖骖三龙而乘云路,振长策而驱天下。三龙,人杰。

  又曰:龙潜之水,乘云跃鳞。虎啸之声,因风奋烈。达则振缨朝堂,穷则身亲南亩。《抱朴子》曰:山中辰日称雨师者,龙也。

  又曰:西域方士能神祝者,临渊,禹步吹气,龙即出浮。其初出,乃长十数丈。於是方士更吹之,一吹则龙辄一术,至长数寸,方士乃掇取着壶中。或有四五龙,以少水养之,以疏物塞壶口。於是方士闻有旱处,便赍龙往卖之,一龙直数十斤金,举国会敛以雇之。直毕,乃发壶,出一龙,着渊潭掷晷,因复禹步吹之,辄一吹一出,长数十丈。须臾,云雨四集。

  又曰:有自然之龙,有蛇蠋化成之龙。又曰:夏时,龙生于太庙掷晷。

  《说苑》曰:吴王欲从民饮酒,伍子胥谏曰:“不可。昔白龙下清泠之渊化为鱼,渔者豫且射中其目。白龙上诉天帝,天帝曰:‘当是之时,若安置而形白龙?’对曰:‘我下清泠之渊,化为鱼。’天帝曰:‘鱼固人之所射也。若罪,豫且何罪?’夫白龙,天帝贵畜也;豫且,宋国之贱臣也。白龙不化,豫且不射。今弃万乘之位,而从布衣之士饮酒,臣恐其有豫且之患矣。”王乃止。

  《吕氏春秋》曰:禹南济江,黄龙负舟。人惧,五色无主。禹笑曰:“吾受命于天,竭力以养人,奈何忧於龙?”龙弭耳而走。

  又曰:晋文返国,介子推不肯受赏,自为驶猿曰:“有龙于飞,周遍天下。五蛇从之,为之承辅。龙反其乡,得其处所。四蛇从之,得其雨露。一蛇羞之,死于中野。”悬书公门而伏山下。文公闻之曰:“嘻!此必介子推。”

  《家语》曰:鳞虫三百六十,而龙为长。死戤怪龙冈像,夏食而冬蛰。

  皇甫谧《帝王世纪》曰:太昊包牺氏,风姓,有景龙之瑞,故以龙纪官。

  又曰:黄帝彩首山铜,铸鼎荆山下。有龙垂胡髯而下迎黄帝。群臣欲从,持龙髯,髯拔,遂堕。

  《说文》曰:龙,鳞虫之长。能幽能明,能小能大,能短能长。春分而登天,秋分而入渊。

  《山海经》曰:夏后启乘两龙,云盖三层,左手操翳,右手操环。又曰:锺山之神,名曰烛龙,视为昼,瞑为夜。身长三千里。

  《括地图》曰:龙池之山,四方高,中央有池,方七百里,群龙居之。多五花树,群龙食之。去会稽四千里。《论衡》曰:龙少鱼众,少者为神。

  《列仙传》曰:骑龙鸿者,於池中求得龙子,状如守宫,十馀头,结草庐而守养之,龙大稍稍去。後五十馀年,水坏其庐。一旦,骑龙来,语云:“吾,冯伯昌孙也。此间人不去百里当皆死。”信之者皆去,不信者以为妖言。至八月,水出,死者以万计。

  又曰:陵阳子明者好钓。钓得白龙,子明解钓,拜谢放之。後数十年,得白鱼,鱼腹中有书,教子明服食,遂上黄山彩五石脂、石肺服之。三年,白龙来迎,止陵阳山上百馀年。

  又曰:马师皇者,黄帝马医。有龙下,垂耳张口,师皇针其唇,饮以甘草汤而愈。後一旦负之而去。

  又曰:陶安公者,六安铸冶师也。数行火,一旦散上,紫色撤觎,安公伏冶下求哀。须臾,朱雀止冶上曰:“安公冶与天通,七月七日迎汝以赤龙。”至期,赤龙来,安公骑之,大雨东南,上而去。

  又曰:呼子先者,汉中关下卜师也。老寿百馀年,临去,呼酒家老妪曰:“急职!当与汝俱。”夜有仙人持二茅狗来呼子先,子先持一与妪,妪得而俱骑,骑乃龙也。上华阴山,常於山上大呼言:“子先、酒母在此耳!”

  孙氏《瑞应图》曰:黄龙者,神之精、四龙之长也。王者不漉池而鱼,德达深渊,则应气而游池沼。

  郦善长《水经注》曰:《浮图澄别传》曰:“石虎时,自正月不雨至六月,澄诣滏口祠,稽首曝露。即日,二白龙降於祠下,於是雨遍千里。”

  又曰:石勒时天旱,沙门佛图澄於石井岗掘得死龙,长尺馀。渍之以水,良久乃苏。咒而祭之,龙腾空而上,天即雨降。因名龙岗。

  又曰:交州丹渊有神龙。每旱,村人以岗草置渊上,流鱼则多死。龙怒,当时大雨。

  《豫章记》曰:吴猛坐郭璞事被收,寄载往南,令舡勿开户。舡主闻舡下有声,如在树杪。试窥之,有二龙负舡,一兽至宫亭湖,还豫章。

  《三秦记》曰:河津,一名龙门,巨灵迹犹存,去长安九百里。水悬舡而行,旁有山,水陆不通,龟鱼之属莫能上。江湖大鱼集门下数千,不得上,上即为龙。故云:“曝鳃龙门,垂耳辕下。”

  又曰:龙首山,长六十里,头入於渭,尾达樊川。头高二十丈,尾渐下,高五、六尺。土赤不毛。云昔有黑龙从山南出饮渭,其行道因成王山,故因名也。

  《西河记》曰:张骏立谦光殿成,後池死晷有五龙昼日见,移时乃灭。水通变绿色。骏即为铜龙以厌之。骏卒不胜此殿。

  《广雅》曰:有鳞曰蛟龙,有翼曰应龙,有角曰虬龙,无角曰螭龙。《方言》曰:龙未升天曰蟠龙。《齐谐记》曰:蛟龙畏楝树叶、五色丝。《汉武帝内传》曰:王母乘紫云之辇,又驾九色之班龙。

  葛洪《神仙传》曰:费长房与壶公俱去。后壶公谢而遣之,长房忧不能到家,公与所用竹杖,骑之,忽然而睡,已到家。以所骑竹投葛陂中,顾之,乃青龙也。

  《管辂别传》曰:龙者阳精,以潜於阴,幽灵上通,和气感神。二物相扶,故能兴。

  《衬搡先贤传》曰:宋玉对楚王曰:“神龙朝发昆仑之虚,暮宿於孟诸,超腾云汉植淀,婉转四渎之里。夫尺泽之鲵,岂能料江海之大哉?”

  《王子年拾遗录》曰:方丈山,一名蛮雉山。东有龙场,方千里。有龙,皮骨如山阜,肤血如流水。燕昭王时,以龙膏为灯,光清澄若水,光焰五色,人以为瑞。

  沉怀远《南越志》曰:蟠龙,身长四丈,赤黑色,赤带如锦文。常随水而下入於海。有毒,伤人即死。《人物志》曰:龙神不处网罟之水,凤皇不翔罻罗之乡。

  《博物志》曰:昔禹平天下,会群臣於会稽之野,防风氏後至,杀之。夏德之盛,二龙降之。禹使范成光御之,以行域外。既周而还至南海,经防风,防风之神见禹使,怒而使射之。有迅雷风雨,二龙昇去。二臣恐,以刃自贯其心而死。禹哀之,乃拔其刃,疗以不世之草而皆活,是为穿匈民。

  又曰:龙肉,以醢渍之,则文章生。

  《异苑》曰:陶侃常捕鱼,得一织梭,还挂于壁。有顷雷雨,梭变成赤龙,从屋腾跃而去。

  任昉《述异记》曰:汉和帝玄年,大雨,有一青龙堕於宫中。帝命烹之,赐群臣龙羹各一杯。故李尤《七命》曰:“味兼龙羹。”

  杨咳戤《洛阳伽蓝记》曰:西方乌场国西有池,龙王居之。池边有一事,五十馀僧。龙王每作神变,国王祈请,以金玉昭唉投之池中,在後涌出,令僧取之。此寺衣食恃龙而济世,人名曰龙王寺。

  又曰:西方不可依山,甚寒,冬夏积雪。山中有池,毒龙居之。昔五百商人止宿池侧,值龙忿怒,泛杀商人。盘陀王闻之,舍位与子,向乌场国学婆罗门咒。四年掷晷善得其术,还,复王位,就池咒龙。龙变为人,悔过向王,王乃舍之。

  《楚辞》曰:神龙失水而陆居,为蝼蚁之所哉。○蛟《礼记·月令》曰:季秋,伐蛟取鼍。

  《史记》曰:刘媪常息大泽之陂,梦与神遇。是时雷电冥晦,太公往视,则见蛟龙於其上。已而有身,遂产高祖。

  《汉书》曰:武帝玄封五年,帝自寻阳浮江,亲射蛟江中,获之。

  《晋书》曰:周处,字子隐,义兴阳羡人也。父鲂,吴鄱阳太守。处少孤,未弱冠,膂力绝人,好驰骋田猎,不修细行,纵情肆欲,州里患之。处自知为人所恶,乃慨然有改励掷昃,谓父老曰:“今时和岁丰,何苦而不乐耶?”父老叹曰:“三害未除,何乐之有?”处曰:“何谓也?”答曰:“南山白额猛兽,长桥下蛟,并子为三矣。”处曰:“若此为患,吾能除之。”父老曰:“子若除之,则一郡之大庆,非徒去害而已。”处乃入山射杀猛兽,因投水搏蛟,或浮或沉,行数十里,而处与之俱,经三日三夜。人谓之死,皆相庆贺。处果杀蛟而反。

  《家语》曰:竭泽而渔,则蛟不处其渊。

  《山海经》曰:蛟,似蛇而四脚,小头细颈,有白婴。大者十数围,卵生,子如一二斛瓮。能吞人。又曰:祷过山有虎蛟,鱼身蛟尾,音如鸳鸯。《淮南子》曰:蛟龙寝於泉,而卵剖陵。

  又曰:一渊不两蛟,(蛟,鱼之长,其皮有珠,今世以为刀剑之口是也。一说,鱼二十斤,霾蘙。)一栖不两雄。一则定,两则争。(以喻日月不得并明,一国不可两君也。)

  又曰:源流千里,深渊百刃,非为蛟龙也。

  又曰:山致其高,而云雨起焉;世曷其深,而蛟龙生焉;君子致其道,而福禄归焉。

  又曰:君子之居民上,若以腐索御奔马;(雍容恐失民意。)若展足薄冰,蛟在其下。(蛟,龙属,皮有珠,能害人,故曰蛟在其下。)《孙卿子》曰:积水成川,蛟龙生焉。

  《吕氏春秋》曰:前有佽飞者,得宝剑於干将,遂还。及涉江,至於中流,有两蛟夹绕其船。佽飞仗宝剑曰:“杆中腐骨朽肉也。”赴江刺蛟,杀之。荆王闻之,仕以执圭。

  《马明生别传》曰:明生捕贼,为贼所伤。道间见神女,以肘後管中一丸药与服,即愈。随女入岱宗山石室,金床玉几。安期生从六七仙人见神女,称“下官”,请阳九百六之数。神女曰:“自顷四海水减,冥湖成山。连城之鲸、万丈之蛟,不达斯运之度。惟叩天索水,辞讼纷纭。有于上府三反,烦於省察,司阴亦疲於谨案矣。”

  《西京杂记》曰:瓠子河决,有蛟龙从九子,自决中逆上入河,喷沫流波,凡数十里。又曰:董仲舒梦蛟龙入怀,乃作《春秋繁露》。

  裴渊《广州记》曰:新宁郡东溪甚饶蛟,及时害人。曾於鱼梁上得之,其长丈馀,形广如楯,修颈小头,胸前赭,背上青班,胁边若锦。

  《浔阳记》曰:城东门通大桥,常有蛟,为百姓害。董奉疏一符与死晷,少时,见一蛟死浮出。

  《博物志》曰:澹台子羽赍千金之璧渡河,河伯欲之。阳侯波起,两蛟夹船。子羽左操璧,右操剑,击蛟,皆死。既济,三投璧於河,河伯三跃而归之,子羽毁璧而去。

  又曰:荆佽飞度江,两蛟夹其舡。佽飞下剑尽断其头,而风波静。

  又曰:东海上有勇士菑丘沂者,过神渊,强使饮马,马沉。欣朝服,拔剑入水,三日三夜,杀二蛟一龙而出。雷电随而击之七日七夜,眇其左目。(《韩诗外传》同。)

  又曰:燕太子丹质於秦,见遣,而为机桥於渭,将杀之。蛟龙夹举机,不得发。又曰:人食燕肉者,不可入水,为蛟龙所吞。

  《王子年拾遗录》曰:汉昭帝常游渭水,使群臣渔钓为乐。时有大夫任绪,钓得白蛟,长三丈,若天蛇,无鳞甲,头有一角,长二尺,软如肉焉,牙如唇外。帝曰:“杆鱼且之类。非珍祥也。”乃命太官为鲊,骨青肉紫,味甚美。帝後思之,使罾者复觅,终不得也。

  郭子横《洞冥记》曰:文犀国,去长安万里,在日南之南。人长七尺,被发至踵,乘犀像,以为车船。乘像入海底取宝,宿蛟人之舍,媳悦泪珠。则蛟人所泣泪而成珠也,亦曰泣珠。

  《续齐谐记》曰:屈原五月五日投汨罗而死,楚人哀之,每至此日,以竹筒贮粉米祭之。汉建武中,长沙区回白日忽见一士人,自称三闾大夫,谓曰:“闻君常见祭,甚善。但常年所遗为蛟龙所窃,若今有惠,可以楝叶塞其上,五色丝缚之,此二物是蛟龙所惮。”

  《说文》曰:蛟,龙属也。鱼满三千六百岁,蛟为之长,率鱼而飞去。

  《幼童传》曰:魏太祖,年十岁,浴於谯水,蛟来逼,自奋水击蛟,乃退,毕浴而还。

  王韶之《始兴记》曰:云水源自汤泉,下流多蛟害。厉济者遇之,必笑而没。

  盛弘之《荆州记》曰:襄城北沔水极深,有蛟为害。太守邓遐勇果,时人方樊哙,拔剑入水,蛟绕其足,遐自挥剑截蛟数段,流血丹水,自此无害。

  刘敬叔《异苑》曰:承阳人李增行经大溪,见两蛟在川,引弓射之,中一即死。增归,因复出市,有一女子素服衔涕,捉所射箭。增怪之,问焉,答曰:“何用问为?若是君箭,便以相还。”授矢而灭。增恶而骤返,未达家,暴死於路。

  刘义庆《幽明录》曰:晋安帝隆安初,曲阿民谢盛乘船入湖彩菱,见一蛟来向舡,舡回避,蛟又从其後,盛便以叉杀之。惧而还家,经年伍录。至玄兴中,普天亢旱,盛与同旅数人步至湖中,见先叉在地,拾取之云:“是我叉。”人问其故,具以实对。行数步,乃得心痛,还家一兽便死。

  《续搜神记》曰:长沙有人,忘其姓名,家住边江,有女子渚次澣沙,觉身中有异,复不以为患。遂妊身,生三物皆如鮧(夷,提二音。)鱼,甚怜异之,乃着藻盘死晷养之。经三月,此物遂大,乃是蛟子。字大者为当洪,次者名破祖,小者名揉岸。天暴雨水,三蛟一时俱出,遂失所在。後天欲雨,此物辄来,女亦知当来,便出望之,蛟子亦出头望母,良久方复去。经年後,女亡。三蛟子至其墓所哭之,经日乃去。闻其哭声,状如狗号。

  又曰:安城平都县尹氏,居在郡东十里日黄屯,尹佃舍在焉。玄嘉二十三年六月中,尹儿年十三,守舍。见一人可年二十许,骑白马,张伞及赣者四人,衣并黄色,从东方而来,於门呼尹儿,来暂寄息。因入舍中,庭下坐床,一人捉伞复之。尹儿看其衣悉无缝,马五色班,似鳞甲而无毛。有顷,雨气至,此人上马去,顾谓尹儿曰:“明日当更来。”尹儿观其去,西行,蹑虚而渐升。须臾,云四合,白昼为之晦暝。明日,大瞬旦出,山谷沸涌,丘壑淼漫,将掩尹舍。忽见大蛟,长三丈馀,盘屈庇其舍头焉。

  任昉《述异记》曰:夏桀之末,宫中有女子化为龙,不可近,俄而复为妇人,甚丽而食人。桀命为蛟妾,告桀吉凶之事。

  《唐明皇杂录》曰:开玄中,有黄门奉使,自交广而至,方拜舞於殿下,时国医纪周顾之,谓上曰:“杆人腹中有蛟龙,明日当产一子,则不可活也。”上惊问黄门曰:“有疾否?”曰:“臣驰马大庾岭,时当大热,既困且渴,因於路旁饮野水,遂腹中坚痞如石。”周即以消石雄黄煮而饮之,立吐一物,不数寸,其大如指,细视之,鳞甲具备。

  《楚辞》曰:麇何食兮庭中?鲛何为兮木上?

  《淮南子》曰:乘云车,(云雷之车。)服应龙,(服,辕中也;应龙,有翼之龙。)参青蟉,(青虬,青龙。)属绝瑞,席罗图,(萝图,车上席也。)云黄路,(云黄,所乘路车。)前白螭,(白螭先导。)後贲蛇。

  《吕氏春秋》曰:季孙氏劫公家,(夺公家政事而自专。)孔子欲论术则见外,(孔子欲以进而见远外。)於是受养而便说,(孔子欲受其养,而季子便说。)鲁国以訾孔子。(訾,毁。)孔子曰:“龙食乎清而游乎清,螭食乎清而游乎浊,鱼食乎浊而游乎浊。今丘上不及龙,下不若鱼,丘螭耶夫?欲立功者,岂得中绳哉?救溺者濡,追逃者趋。”

  《历代名画记》曰:张僧繇于金陵安乐寺画四龙于壁,不点睛。每曰:“点之即飞去。”人以为诞,因点其一。须臾,雷电破壁,一龙乘云上天。未点睛者皆在。

  《王子年拾遗录》曰:昆仑山第三层有螭潭百里,多龙螭,皆白色,千岁一蜕其五藏。此潭左侧有五色后石,云是白螭之肠化为石。《楚辞》曰:乘水车兮荷盖,驾两龙兮骖螭。

  又曰:驾青虬兮骖白螭,吾与重华游兮瑶之圃。

  宋玉《高唐赋》曰:乘玉舆兮驷苍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