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故中的羊 – 国学网 亚博不能出款,亚博不能出款,yabo体育电子竞技

典故中的羊

羝羊触藩

【出处】

  羝羊触藩,羸其角。不能退,不能遂。——《周易·大壮·上六》

【释义】

  羝羊:公羊。触:抵撞。藩:篱笆。公羊的角缠在篱笆上,进退不得。形容进退两难。

【故事】

  有一只公羊横冲直撞,角触到了篱笆,被缠住了,进退不得。

杀羊食士

【出处】

  将战,华元杀羊食士,其御羊斟不与。及战,曰:“畴昔之羊,子为政,今日之事,我为政。”与入郑师,故败。君子谓:“羊斟非人也,以其私憾,败国殄民,于是刑孰大焉?《诗》所谓‘人之无良’者,其羊斟之谓乎!残民以逞。”宋人以兵车百乘、文马百驷以赎华元于郑。半入,华元逃归,立于门外,告而入。见羊斟,曰:“子之马然也。”对曰:“非马也,其人也。”既合而来奔。

——《左传·宣公二年》

【故事】

  公元前607年,即鲁宣公二年,宋文公四年,由于宋国和晋国贴得太紧,楚庄王便指使其盟国郑国去教训宋国。不过,宋国有晋国撑腰,面对郑国的进攻,并不服软,就命华元率军迎击。

  临战前,华元特意宰羊熬汤给将士们吃,军中见者有份。不料,在分发羊肉过程中,不知何故,唯独把御手羊斟给忘了。

  第二天,当两军对垒时,羊斟直接对华元说:“昨天分羊肉,你说了算,今天驾战车,我说了算。”说完,鞭子一扬,直接把华元的马车赶到了郑国军中。结果华元稀里糊涂被俘,宋军遭遇惨败。

  君子说:“羊斟不是个人,拿他的私愤来使国家打败仗、老百姓遭殃。如果按刑法规定,没有比这更严重的罪行了。《诗经》所谓‘人之无良’大概说的是羊斟吧,这种人用残害人民来逞自己的私愤。”

  后来宋国用一百辆兵车、四百匹彩绘的马给郑国来赎华元,这些赎品一半送进郑国时,华元自己逃了回来,他立在宋国城门外,通报了情况进了宋国。他见到羊斟说:“是你的马把我送进郑国军阵的吧。”羊斟说:“不是马把你送进郑国军阵,而是人。”答完这句话羊斟就逃掉了。

肉袒牵羊

【出处】

  (宣公)十二年春,楚子围郑。旬有七日,郑人卜行成,不吉。卜临于大宫,且巷出车,吉。国人大临,守陴者皆哭。楚子退师,郑人修城,进复围之,三月克之。入自皇门,至于逵路。郑伯肉袒牵羊以逆,曰:“孤不天,不能事君,使君怀怒以及敝邑,孤之罪也。敢不唯命是听。其俘诸江南以实海滨,亦唯命。其翦以赐诸侯,使臣妾之,亦唯命。若惠顾前好,徼福于厉、宣、桓、武,不泯其社稷,使改事君,夷于九县,君之惠也,孤之愿之,非所敢望也。敢布腹心,君实图之。”左右曰:“不可许也,得国无赦。”王曰:“其君能下人,必能信用其民矣,庸可几乎?”退三十里而许之平。潘尫入盟,子良出质。

——《左传·宣公十二年》

【释义】

  肉袒牵羊是古代战败投降的仪式。“肉袒”是说脱衣露体,表示请降,也有诚惶诚恐的意思。羊象征吉祥,在亡国临危之际,献上羊以祈求得到敌国方面的宽恕,免遭于难。

【故事】

  春秋鲁宣公十二年(前597),楚庄王率军攻打郑国,占领郑国的首都。郑襄公光着膀子牵着羊,向楚庄王跪地求和,答应郑国土地可以划给楚国,郑人做楚人的奴隶,只恳求给一块不毛之地度过余生。楚庄王见郑襄公真诚悔过,就答应了他的求和要求。

五羖大夫

【出处】

  五年,晋献公灭虞、虢,虏虞君与其大夫百里奚,以璧马赂于虞故也。既虏百里奚,以为秦缪公夫人媵于秦。百里奚亡秦走宛,楚鄙人执之。缪公闻百里奚贤,欲重赎之,恐楚人不与,乃使人谓楚曰:“吾媵臣百里奚在焉,请以五羖羊皮赎之。”楚人遂许与之。当是时,百里奚年已七十余。缪公释其囚,与语国事。谢曰:“臣亡国之臣,何足问!”缪公曰:“虞君不用子,故亡,非子罪也。”固问,语三日,缪公大说,授之国政,号曰五羖大夫。

——西汉·司马迁《史记·秦本纪》

【释义】

  羖:黑色的公羊。“五羖大夫“特指春秋时期有贤才的大夫百里奚,是辅佐秦缪公称霸的重臣。百里奚原为虞国大夫,秦缪公五年(前655),晋献公借道伐虢,灭了虞国和虢国,俘虏了虞君和他的大夫百里奚。晋献公的姐姐出嫁秦缪公夫人时,百里奚被做陪嫁的臣妾家奴之一送到秦国。百里奚逃离秦国跑到宛地,楚国边境的人捉住了他。缪公听说百里奚有才能,本想用重金赎买他,但又担心楚国不给,就派人对楚王说:“我家的陪嫁奴隶百里奚逃到这里,请允许我用五张黑色公羊皮赎回他。”楚国就答应了这笔交易,交出百里奚。在这时,百里奚已经七十多岁。缪公解除了对他的禁锢,跟他谈论国家大事。百里奚推辞说:“我是亡国之臣,哪里值得您来询问?”缪公说:“虞国国君不任用您,所以亡国了。这不是您的罪过。”缪公坚决询问。谈了三天,缪公非常高兴,委任其为上大夫,把国家政事交给了他,因为是仅用了五张黑色公羊皮收买回来的,故号称“五羖(gǔ,谷)大夫”。

【故事】

  百里奚是春秋时期虞国人(山西平陆),有经天纬地之才,却一直很不得志。三十岁时,想出去闯一下,又舍不得妻和子,又蹉跎了一阵,妻子杜氏说:“男子志在四方,你年已及壮,不图立身扬名,守着妻子,坐困愁城,如何是了?”于是他发奋图志,离家到齐国去求职。由于无人引荐,穷困潦倒,沦为乞丐。

  有一个叫蹇叔的人,看到他的相貌非凡,就请他吃饭,谈吐之间,发觉他应对如流,指画井然,叹说:“以子之才,而穷困至此,岂非命乎?”就款留他在家,结为兄弟。

  其时,齐国的公子无知,弑了襄公,自立为侯,出榜招贤。百里奚要去应召。蹇叔说:“不行,无知这个浅短险薄的人,是不能成事的,不久必败。”百里奚听他的话,就不去应召。后来无知身死无成,应了蹇叔的话。他听说周王子颓好养牛,出重资招会养牛的人。百里奚养过牛,就去应召。周王一见大喜,立即用为家臣。

  蹇叔到周来看望百里奚。百里奚引荐他见天子。蹇叔见过回来说:“子颓这个人,志大才疏,所相与的左右都是险佞之人,他自己天子的事不做而去养牛,养牛也不是为生产,而是为喜好玩耍。养牛的人受大夫的俸禄,牛身上穿着锦绣文采,这样的荒唐耗费,我看他马上要出祸事,你还是早点走掉的好。”百里奚想起好久不知家中的事,正好乘机回家看望妻子,就同蹇叔离周回虞。

  到家一看,妻子早不在了。听人说因贫穷,不能自给,流浪外乡,从此渺无音信。百里奚伤心之极。虞侯听说百里奚是周天子的臣子,回转故乡,立刻就封他为大夫。这并不是看重他的贤才,而是起哄凑热闹,买名声,做广告,要搞名人效应。蹇叔说:“不行,我看虞侯这个人太贪,而且太愚,没有好结果。大丈夫不可轻于去就,而委身于人。受了人家的俸禄,仕而弃之,则不忠。与同患难,则不智。慎之啊慎之!”百里奚说:“老兄有所不知,我穷困潦倒,一事无成,现在连妻子都失去了。好比一条鱼,久困在陆地上,只要得到一勺水,就觉得滋润得很。我实在再也等不起了,虽然明知虞侯的为人,就跟他混着吧。”

  蹇叔说:“老弟既然说到这个地步,我也不敢太拦着。我决定到宋国的鹿鸣村居住,将来有机会请来相会,就此别过。”这时京城大乱,子颓被弑,牛和养牛的都被杀死。百里奚就在虞国安身。

  不久,晋国假道灭虢,晋献公把国中第一宝物,一块宝璧,一匹宝马,送给虞侯。虞侯手抚璧,而目视马。贤臣宫之奇进谏,说了一套唇亡齿寒的大道理,虞侯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宫之奇对站在旁边的百里奚抱怨:“我说话的时候,你在旁边为什么也不帮衬几句?”百里奚说:“和愚人说话,就像把珠玉丢在大路上。你难道不知道,桀杀关龙逄,纣杀比干的故事吗?就是因为他们强行谏阻啊!你如果再多说,你的生命也要赔上去了。”宫之奇说:“如此说来,虞国必亡,不如我们走吧!”百里奚说:“你走,还拖走一个,你的罪可大了,不如我慢一步吧。”于是宫之奇带着全族,走得无影无踪。

  虞侯答应晋国假道,晋国灭了虢国之后,回兵灭了虞国。宝璧、宝马归还晋献公。有人劝百里奚快走,百里奚说:“我仕于愚人,已经不智了;怎能还不忠呢?”在众臣都逃避时,就始终陪伴着虞侯。虞侯失国,在晋被封为寓公,郁郁而死。

  晋国知道百里奚是贤人,要任用他。他说:“君子不适仇国,况仕乎?即使我要仕,也决不仕于晋国。”虞国臣下分别被晋国整编充做奴隶,分送各国做战胜的礼物。百里奚被编入送往秦国的名册中。路过楚国,百里奚逃亡了。在当地为乡民喂牛,牛养得肥壮无比。有人禀报楚王,楚王召见百里奚,问他是用什么办法把牛喂得这样肥壮?他回道:“时其时,恤其力,心与牛合一。”楚王说:“哈,这个道理可通于马。”就命他为圉人,替他养马。

  秦缪公看到晋国送来的名册,有百里奚的名字,却不曾收到其人。秦缪公问公孙枝,百里奚是个什么人?公孙枝把百里奚的来历报告一番,说他是个大贤才:“知虞侯不可谏而不谏,是其智。可走而不走,是其忠。饲牛则牛肥,圉马则马壮,是其能。”秦缪公说,那我们赶快到楚国用重金去聘请。公孙枝说:这样他就到不了秦国了。因为楚王不知道他是大贤才,才只让他养马,如果我们大张旗鼓去聘人,岂不就是告诉楚王他是大贤才吗?楚王就不肯放人了。必须如此这般才行。

  于是秦缪公派公孙枝带了五张羊皮,到楚国,说:晋国送的奴隶,跑了一名,根据秦国的法律,现在用五张羊皮,略表心意,请上国发还奴隶,逮回治罪。楚王答应。认得百里奚的人都哭,可惜一个好人要死了。百里奚说:“诸位父老不必哭,我不会死的,就要富贵了啊!“大家都不信。

  出了楚境,公孙枝马上与他换衣服,换车子,直驰秦都。这时百里奚已经七十多岁了。秦缪公接见他时说:“唉!可惜老了啊!”百里奚说:“您要是叫我替您抓老鹰捉兔子,我是老了些。如果叫我替您坐而谋国,我还太年少了。至少比姜太公见周文王还早了十年!”他和秦缪公谈天下大事,头头是道,秦缪公佩服之极。也要学文王拜他为尚父,筹谋怎样振兴国家。

  百里奚说:“且慢,臣才不如臣兄蹇叔十分之一,臣荐蹇叔,臣愿为副,共为国家效力。“秦缪公以高车驷马,往宋国鹿鸣村接来蹇叔,两个老头子为秦国策划,举国一新,从此在诸侯中称为首强。秦缪公感叹说:“寡人之有井伯(百里奚),犹齐(桓公)之有仲父(管仲)也!”遂爵以上卿,任以国政,做了宰相。人称:“五羖大夫。”

  百里奚贵盛无比,他的妻子也辗转来到秦国,在相府中帮佣。有一天在廊下唱歌,歌曰:“……百里奚,五羊皮,昔日里,君行而我啼;今之日,君坐而我立。嗟乎!奈何富贵忘我为?百里奚听到歌声,召她前来一问,才知妻子还在,二人抱头痛哭。是日夫妻、父子大团圆。秦缪公赐粟千种、金帛一车。以为庆贺。

  在“五羖大夫”百里奚的辅佐下,秦国开地千里,称霸西戎。他去世时,秦国男女悲伤流涕,孩子们不唱歌,干活的人不出声。

爱礼存羊

【出处】

  子贡欲去告朔之饩羊。子曰:“赐也!尔爱其羊,我爱其礼。”

——《论语·八佾》

【释义】

  原指鲁国自文公起不亲到祖庙告祭,只杀一只羊应付一下。后比喻照例应付,敷衍了事。告朔之礼是古代的一种制度,古者天子常以季冬颁来岁十二月之朔于诸侯,诸侯受而藏之祖庙。每逢初一,便杀一只活羊祭于庙,然后回到朝廷听政。到子贡的时候,每月初一,鲁君不但不亲临祖庙,也不听政,只是杀一只活羊“虚应故事”罢了。所以子贡认为不必要留此形式,不如索性连羊也不杀。孔子却认为残存这一形式也比什么也不留的好。由于爱惜古礼,不忍使它废弛,因而保留古礼所需要的祭羊。比喻为维护根本而保留有关仪节。

【故事】

  孔子呼子贡之名说:“赐,你爱的是一只羊,我爱的则是告朔之礼。”不行告朔礼,只供一饩羊,非为行礼而杀羊,应当去之。这是子贡爱羊之意。孔子则认为,继续每月供奉饩羊,一般人民尚可由此而知时令。后世之人尚可见此饩羊而知有告朔之礼,得以考据而有所取。是以不去饩羊,其礼尚未全废,饩羊一旦除去,其礼也就完全废弃了,所以孔子说:“我爱其礼。”

  

Comments are closed.